不謀而合的報導

 "台北2019 酵素革新趨勢與應用國際研討會重點報導" 發現其內容的報導跟自己發現多不謀而合!!多數疾病致病機轉與細胞內蛋白質交互作用(protein-protein interactions, PPIs)相關,因此深入洞悉胺基酸和蛋白質結構及其相互作用有助於藥物研發,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Ohio State University)Dehua Pei 博士,指出目前開發的藥物僅對其中 20% 的蛋白質有作用,其團隊發現了一系列的環狀细胞穿膜肽(cyclic cell-penetrating peptides, CPPs)能夠有效率地運送各類藥物分子,包括小分子、氨基酸、蛋白質、核酸等進入細胞膜,更開發出細胞內酵素置換替代療法(ERTs),透過運輸具功能性的酵素或蛋白質解決遺傳基因造成的功能缺陷。接著,他分享 Keap1- Nrf2 Inhibitors、Inhibitors of Calcineurin-NFAT interaction、Protein tyrosine phosphate inhibitors 等三大研究方向,盼為人類遺傳性疾病提供治療曙光。~~早期我認為酵素可修復細胞! 合成真菌天然產物的新型酵素


大自然中許多酵素具有化學反應的催化能力,除此之外,還能從生物合成的過程中,從初級代謝產物生成非常多種的天然產物(natural products, NPs),天然產物(Natural product)可能具有較弱的活性、藥物動力以及較差的抗生素耐藥性,然而透過化學合成的加值,可讓天然產物轉變成具備足夠活性的藥物。而近年基因定序技術的發展,除讓研究人員可進一步了解基因與天然產物的關聯外,也發現對於產生 NPs 的物種其實還有相當多的未解之謎,比如約有 97% 的真菌生物合成基因叢尚未被清楚定義。類異戊二烯(Isoprenoids)廣泛存在細菌、植物之中,是帶有異戊二烯(isoprene)結構的天然產物,且只有極少數的酵素可以在生物合成的過程中產生類異戊二烯這類的天然產物。中研院生化所助理研究員 Hsiao-Ching Lin 博士的研究鑑別出可產出帶有異戊二烯的生物鹼(alkaloids)以及萜類(terpenoid)等 NPs 的生物合成基因簇,同時闡明目標基因失活、異源重組和生化特性等。研究過程透過基因剔除的體外試驗,逐步找出在生物合成中的關鍵酵素,最終鑑別出CnsD及EasC兩個新的催化劑類別,且確認可使用大腸桿菌(E. coli) 或是酵母菌來生產製造。~~酵素可以活化體內好菌對抗壞菌!如同我講:"以菌克菌"的中醫原理! 從實驗室到臨床:新型激酶抑制劑用於癌症精準醫療


國家衛生研究院生技與製藥研究所謝興邦博士分享其所開發的新型激酶抑制劑(Kinase Inhibitor)與現有臨床癌症藥物的相比較。他以數據指出FDA核准的52個小分子激酶抑制劑有約 3/4 在近八年被核准,顯示激酶抑制劑在臨床上的重要性。而非小細胞肺癌(NSCLC)的靶向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的酪氨酸激酶抑製劑(TKIs)在臨床治療上已顯示出顯著效果但治療後可能產生耐藥性的風險。而謝興邦博士團隊通過高通量合成平台設計並合成了一系列化合物(超過 150 種)。透過分析其結構活性關係並不斷優化,發現在 Michael acceptor 上的 N,N-二甲基官能團以及苯基氨基乙醇側鏈的S-chirality為必要的關鍵結構。其中一個化合物 DBPR112,已被確定是有效的 EGFR-TKI 臨床候選藥物之一,其對 EGFR L858R/T790M 和 EGFR/HER2 exon 20 插入的腫瘤顯示出優異的抑制能力。 口服 DBPR112 對裸鼠皮下異種移植的人類肺癌細胞H1975的生長具有抑制作用。此外,DBPR112 在小鼠中比現有的臨床藥物妥復克(afatinib)更具耐受性。謝博士提及在研究過程中所面臨的困境,有賴台灣 CRO 公司合作克服,顯示藥物在進入臨床前的開發相當不易。目前所有的臨床前研究均已完成,且 DBPR112 的 IND 申請在 2016 年獲得美國及台灣食藥署批准,已在台灣進行第一期臨床試驗。謝博士自信地表示:DBPR112 將會是目前非小細胞肺癌臨床用藥的強力競爭者。~~早期提出好的酵素可讓人體有抗癌細胞與發炎作用! 麩胺酸環化酶(QCs)標靶藥物於阿茲海默症和癌症之治療


麩胺酸環化酶(Glutaminyl cyclases, QCs)是含有鋅的酵素,其可催化某些生物活性蛋白質和胜肽的N端焦麩胺酸(pyroglutamate, pGlu)形成。人體已發現分泌性(sQCs)以及位於高基氏體上(gQCs)二種 QCs,且 QCs 已被證實可做為多種疾病的藥物靶點,包含阿茲海默氏症(Alzheimer’s disease, AD)、免疫疾病、亨丁頓氏症(Huntington’s disease)以及癌症。關於做為阿茲海默症的藥物靶點,因為當sQCs被抑制時,會透過調降pGlu修飾 A-beta 片段來減緩 AD 的病理症狀。中研院生化所資深研究員 Kai-Fa Huang 博士的研究團隊透過系統性的結構設計找出 sQC 的最佳抑制活性(Ki-7nm)、最佳口服劑量,並且幾乎無毒性。除了 sQCs 以外,由於 gQCs 的抑制劑可透過遏止 pGlu 在 CD47 N 端的合成來阻擋 CD47-SIRPalpha 免疫檢查點,因此 gQCs 也被認為是治療多種癌症的藥物靶點之一,而從 Kai-Fa Huang 博士團隊的研究中,可發現該團隊所合成的 sQCs 抑制劑,可能比 gQCs 抑制劑更強而有力,因此也有望開發成為癌症藥物,研究極具潛力,可謂一箭雙鵰。~~個人直覺地認為好的酵素可以預防"阿茲海默症"."三叉顏面神經".其他疾病的功效!自己也還在研究學習中!!反正自己做的東西絕對敢自己吃負責!!